是时候拒做“低头族”了!

是时候拒做“低头族”了!

今天决定给大家推送一篇快餐文。

前不久收到一篇专栏的评论约稿信,想让我写一写“低头族”。这是我第二次接触这个话题了,年前的时候写过一篇发在《南方都市报》,大意就是在技术发展蔚为壮观的今天,人们似乎来到了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此刻是周一早晨,你在地铁上接到“微思客”的推送,然后埋头想看一下今天有什么——没错,恭喜你成为一个低头族。凡在走路、开车、吃饭,甚或利用一切零碎时间低头玩手机的你,就可以被涵括进这个概念。成为一名合格的低头族,意味着要有一台狂拽酷炫的设备,更要有杀马特到底的决心,还要拥有百折不挠的低头技能。

当“低头族”成为坊间流行语的时候,人们更直观的是看到“马路杀手”的影子:低头族过马路被撞走撞飞的新闻太惯常了,有些人乖乖站在马路边玩手机,然后被车撞到、被物砸到、掉进坑里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吧。我见过关于低头族最牛逼的新闻是,去年在旧金山的一辆地铁上,有一名大学生被枪杀,一帮低头族竟然看不见听不到。

若继续数落下去,视力也会下降、颈椎也会得病,游戏社交和碎片阅读挤占掉了运动的时间,你若是宅男,对屏意淫后的身体兴许也更虚一些……

总之,我们是得了手机依赖症,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没有人愿意成为信息的孤岛。我身边的很多媒体人、学者都曾经试图关掉手机,然而却备受折磨,似乎每一秒钟,都被世界巨大的信息流抛之脑后,他们感觉被孤立、被遗忘,然后坐立不安、满地打滚,最后拿起手机感叹,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但就是没办法离开手机。

确实,人们已经没有办法离开手机,这不只是来自于经验和印象,更是因为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然让信息的传播结构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在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里,人们社交、自我实现的众需求,都不过是正常的人性诉求,然而今天要得到这些东西,我们已经绕不过手机构筑的磁场,又有谁能抵抗得了世界的改变?

但,这意味着充分的自我克制就没有可能吗?

我认为是有的,这一点首先要基于对“低头族”危害的理解,那么多人因它丧命,更多人因它得病,你难道就不害怕吗?不管你是世俗的,或者是理想的,难道都不会认同“有钱挣、没命花”的大实话吗?

此外,若你直观明白了身体健康的重要性,我们也很想谈一谈精神层面的问题。之前,微思客成员@李汶龙 有推送过一篇文章《公共生活的衰落和大众媒介的“七宗罪”》,其中提及,“我们经常性地会看到现代人聚集在一起玩手机,这是一个多么可笑又可悲的场景——人与人的交往为人与机器的互动所替代。”

这难道不是最简单的“人的异化”吗?——在尼尔波兹曼的笔下,一切公众话语以日渐娱乐的形式出现,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不仅让游戏代替了社交,碎片阅读代替了思考,而且140字的表达、无休无止的沉迷,也容易让人成为技术的奴役。譬如说,你只要问自己一句,究竟是你在玩手机,还是手机在玩弄你呢?

有心的朋友,可以回复关键词“七宗罪”查看微思客关于这一点的文章。志不在此的朋友,请务必记得生命和健康的紧要性。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就我个人而言,将打算在一切有必要放下手机的场合,摆脱做一名“低头族”。同时,我也建议,假如和朋友一起吃饭,外出一起旅游,在车上、床上,都就不要端着手机心无旁骛。你知道的,社交最终要回归到面对面,阅读最重要回归到图书馆,游戏也代替不了运动,科技无论如何发达,和万事万物打交道的还是人。

 

(作者王庆峰,暨南大学研究生,时评写作者、媒体人,关注媒介议程、传播变迁,力争摆脱“码农”生活。邮箱:wbxfenglei@gmail.co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