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长跑者:费希是错的!

Stanley Fish这篇《教授,请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的文章,充斥了错误的论证、狭隘的观念,还有,愚蠢的结论。我很惊奇他竟然写得这么长。虽然这篇文章的每一页甚至每一段都包含了可以批判的论述、可以指出的错误,我并没有兴趣全面批判该文。既然Fish自己也说,美国几乎每一所大学和学院的教育纲领,都致力于单纯传授专业知识之上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更高目标,那么,我就无需为彻底批判Fish的论调操心,因为简直就没什么学院是按Fish的思路来设计高等教育的目的的。

Fish反对几乎所有大学的教育宗旨。他一开篇便说:“为什么要‘尊重’多元的利益、信念和身份呢?……这里被忽视的词语是‘评价’。”我来回答一下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因为如果对与我们自身不同的利益、信念和身份没有抱持一种尊重的态度,我们事实上就不能充分、公允、和客观地去评价它们;则我们所做的评价,就极有可能不过是我们原先偏见的立场和心态,所生出的畸形产物。Fish接着说道:“理智的工作关乎对多种利益、信念和身份的评价,而不是对它们的欢呼庆祝;毕竟,利益可以是卑鄙的,信念可以是错误的,而身份可以是常常无关于研究探索的。”显然,Fish在这里把“尊重”一词替换为“欢呼庆祝”,因为他意识到他无法反驳对不同的利益、信念和身份加以“尊重”的立场。尊重与彻底接纳、完全认同,甚至欣喜欢庆等等当然是两回事。尊重的态度可以让我们对考察对象产生认同的评价,尊重也完全可以是得出不予认同的立场之前提。如果Fish不能明白“尊重”的意义;如果他也无从想像,在同情和包容的态度下充分了解后,而持不认同立场的可能性的话,那确实从反向说明了,在大学里“推进对多元经验、利益、信念和身份之尊重”的教育的必要性。

Fish批判耶鲁大学的宗旨“充分地培养学生道德上的、公民素质上的、创造性的能力。”他说他不反对培养学生道德上的、公民素质上的、创造性的能力,他反对的是大学去培养学生的这些能力,他反对大学把培养学生的此类能力视为高等教育之目标。

如果学生道德的、公民素质上的及创造性能力的养成,是非常有益处的一件事:不只是对学生品格和能力的塑造而言,也对整个社会的建设和进步来说,都是必需且有益的;那么,Fish为什么反对大学致力于此一目标呢?他可能提供的理由和论证如下:

(1)大学不可能达成这一目标,大学教授不可能在大学课堂上给学生传授道德等方面的能力、不可能培养学生道德等方面之品格。既然一件事是不可能的,以该事为目标就是错误的。

(2)大学可以达成这一目标,但是大学这样做会影响它对专业知识的传授,所以这样做是偏离大学本职的。故专业的大学教授应只以教授本专业知识为务,试图培养学生的道德能力、公民素质及创造性才能等做法都是不够专业、偏离本职的。

先谈第一点,大学教授能培养学生道德等方面的品格吗?Fish说,道德能力的培养,与阅读小说完全没有关系。我想不出他何以会发此无知的议论。这里我要略谈一下阅读小说的意义,或者文学课程对学生品格养成的价值问题。我们为什么要阅读小说?

小说给我们提供了与我们自身所不同的生活经验和经验世界。我们经由对文学作品的阅读,超越自己的狭隘经验范围,体会到更广大世界的事件和情境、与“我”自己不同的情感和经历。这让我们在理智上,对即便同一个问题,能够(这时我们培养起自己的能力)以他人的、不同的视角观照之;而在情感上,对即便是自己未曾身经亲历的、属于他人的感受和经历,能够抱持同情的感情和心态。对于道德问题,需要我们超出自己的视角、以无偏私的立场来进行思考;这样,我们需要上述第一种能力。而对道德规则的践行、合乎道德规范的行为,许多时候都是来自同情心理驱使,也就是说,是发乎同情的动机;这样,我们需要上述第二种能力。故阅读小说或文学作品,可促成健全的道德人格之养成。

Fish认为,哲学课堂上只应该阅读、分析已有的哲学论证,而不应讨论哲学的结论和观点。教授们不应发问:“你是怎么想的?”面对这样的问题,学生们也只会说出些幼稚无聊的话,帮助学生通过思考达成自己的观念既不可能,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我再一次对Fish的无知感到惊讶。有意义的哲学课必定是帮助学生形成自己的思考,并达到自己的结论的。设想我们在道德哲学课堂上讨论富有者是不是有帮助世界上极度贫穷的人的义务,或者,权利的范畴是不是应该扩展到动物身上去、动物是不是享有动物权利。我们研究这些问题的第一步,当然是如Fish说的,阅读该领域的重要专业文献,也就是重要的相关哲学著述,理解和分析这些文献中的论证,评论这些论证是否成立、有什么问题或有否说服力。然后呢?接下来我们自然会就该问题形成自己的观点,或者形成的论证以支持某种结论。认为一个支持动物权利存在的论证是有说服力的,就是接受动物权利的观念;认为支持富有者对穷人负担义务的论证是成功的,就是认为富有者负有帮助穷人的义务。除非认为哲学文献并不包含论证,或者哲学论证并不支持一定的结论,不然,学习和研究哲学文献就会引致得出、主张并认同一定的哲学立场和哲学观念的做法。Fish说要把学习哲学和形成自己的哲学观念两者严格区分开,这是不可能的。

Fish说:“你可能在所有政治科学和公共政策的课程上成绩优异,但仍然去退学隐居山林,或者成为连环炸弹杀手。”所以,他认为大学课程不可能培养出学生的公民素质。如果大学课程培养出学生公民素质的意思是,凡是学习了政治科学和公共政策课程的人,都必定会具备合格的公民素质,那么,Fish的反驳就是对的。然而,没有人会认为或者主张,大学课程的学习,和学生素质的养成,具有这样一种必然的严格联系。

我们不会头脑简单到以为学生的道德的、公民的素质和能力的培养,是和机床冲压零件一样,原料输入进去,产品输出出来,不然就是不合格。人的道德品质和公民素质,不是机器压制出的简单产品。大学的课程和教授的职责,是给予良好品格得以生长的引导、训练、帮助、环境、空间、推动力。如果认为政治科学课上成绩优秀的学生也可以是杀人犯,所以政治科学和公民素质便没有关系的话,那么自然科学课程上最出色的学生也可以变成诈骗犯,是不是说明以追求“真”为目的的自然科学教育也是失败的、不可能的呢?Fish的文章中,充满了这一类的错误推论。我此处仅仅是择其大要者,批驳一二罢了。

再谈第二点,大学对学生道德、公民素质的培养,是偏离本职不务正业、会影响专业知识的教育吗?Fish说大学只能有两个目标;教授专业知识、培训分析技能。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眼里的大学,就不能有更多一些的目标;为什么舍此二者,大学所致力的其他任何目标都是不合法的。如我已经指出的,大学是能够致力于道德能力、公民素质的培养等更多的目标的,那么为什么Fish认为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的美好品格的培养,一定是不相容的呢?

人的美好品格的养成,需要以习得知识、获得信息为前提,无知和愚昧是残忍和专横最好的土壤和繁殖地。而造就美好品格、养成独立的道德能力和公民素质的目标,会激发学生探究专业知识的热情,激励人们以更热情更坚韧的态度,进行专业的探究。总之,在对知识的追求,和使自己与世界变得更美好这两种努力之间,我们不需要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不但如此,我们常常发现的是,它们是比肩并列,携手并进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学课堂是适宜于培养学生良好的道德和公民品格的场所,为什么教授是致力于此一目标的合适人选。如果学生们不在追求知识和学问的环境里培养品格,如果不是在追求真的精神下致力于正义的事业和道德的品格,那么又在什么地方适合从事这样的事呢?

Fish对此基本没有回答。因为他对此不做思考。他只是简单地说,可以由家庭、教会、清真寺来负责道德和公民素质的问题。在Fish看来,如果学生们的道德和公民素质没有得到培养,那似乎也无关紧要,因为在他眼里,唯一重要的目标是追求真,是获得知识。我想说,为什么追求真是凌驾其他价值之上的最高价值呢?如果对道德能力和公民素质的培养在大学里不合法,如果对善的追求不可以成为大学和教授们致力的目标,那么,又有什么理由,认为对真和知识的追求,是大学不可舍弃的并唯一具有合法性的目的呢?为什么大学不可以仅仅是一个高效地进行职业培训、技能训练的地方呢?为什么大学不是仅仅给学生提供其所需要的一些商业或教育服务,只要学生付费就可以提出相应的要求?为什么大学视传授人类的知识、追求更新的知识为自己的宗旨之一?最后,为什么要有大学?

我想,如果我们认可超越简单功利的、大学对真之追求的宗旨的话,我们也应当自然地认可大学对善的目的的追求,认可大学在对学生道德品格的培养、对正义社会的建构诸方面,所自命和担负起的职责。这样的职责是至为高贵的,有此追求的教授是难能可贵的。大学所奉行的宗旨,应该是做得更多,而不是更少。我们应该把引领我们前进的目标,设定得更高。

Fish在文中批判的大学理念,正是我们需要接受和推崇的大学教育之宗旨:“一所进行人文教育的大学或学院,应帮助年轻人学会用自己的声音说话,并尊重他人的声音;这样的大学将致力于造就富于思想性和创造力的世界公民。”

(作者心灵的长跑者:料量身外无长物,止有随身数卷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