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公共生活:盛宴 vs. 快餐?

会选择这样的主题推送是跟我的人生经历,工作内容、关注重点与兴趣有关。

法国留学时,第一个文化冲击是:几乎每位法国人都以法国文化为傲,从那时候开始好奇法国文化精随是什么?同时也思考着自身文化价值在那里?

当时大学学科的训练是西方艺术暨考古史,随后选择希腊时代的艺术考古史作为硕士论文题目。

在法国四年的学科训练,我理解到法国人以自身文化为荣的原因。

尽管,西方文化源头是希腊罗马文化,但是,各国发展出来的文化风格确各有其特色。以法国文化为例,除了自身高卢文化,它不断地去吸收各国文化精随,融入自身文化中,不断地壮大自己的文化;在发展自身文的的同时,也捍卫法国文化,不被强势文化入侵,而消弭自己文化优势。

回到台湾的工作场域是博物馆,一头栽回属于东方文化体系,并开始思考东西文化的差异性。在这思考的过程中,有更多迷惑与不解。我的疑惑是:西方文化是否可以完全嫁接、复制提供东方使用?西方艺术文化社会理论是否适合于东方社会?反之,什么是东方文化、中国文化与台湾文化?东方社会适合透过怎么样的方式,与西方文化交流互动?

本次推送三份资料,分别为罗毓嘉先生所著〈《文创》先有文、再谈创,这才是硬道理〉以及文中案例提及〈基隆港西三码头仓库拆除〉与〈借镜韩国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策略〉,编者期望读者可以透过这三篇文章中去思考何谓文化?何谓文创?也希望可以与读者进行互动与交流,激荡灵感与创意。

罗文所提基隆港西三码头仓库拆除问题,放在第二份资料。特别一提,为了让大家对这个问题有一个多角度的认识,我分别选取三份台湾媒体报导与一份民间机构的观点,主要目的是新闻自由是台湾社会的重要特征。然而,这不意味着,媒体就没有各自的视角与立场,相反,它们的独立性,造就了他们彼此的不同。读者在阅读新闻报导时,特别要注意不同媒体所持立场是代表那些不同利益关系人(stakeholder)。另外,选录一篇网络博客所写之〈西二西三码头是基隆迎向世界的管道〉来述说基隆码头的辉煌与没落。

第三份资料是关于〈借镜韩国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策略〉一文,藉此思考何谓是成功的文创。罗文在文中提及韩剧《大长今》的成功与台湾《梦想家》的争议。《梦想家》所引起的争议,其中牵涉到政府补助文化产业的重点在哪里,是补助一场大型艺术活动,是补助较多的微型文创者,以及补助要放在那些类型的文创产业。

最后栏目【观点】是意见回馈与讨论。本次收到一位来自于伯明翰大学的朋友,佩伶,专修文化创意园区政策,目前正准备博士口试中,她对于基隆案例的看法,提供精辟的分析。

 

(台北人,博物馆工作者。研习艺术考古史,兴趣: 文化、艺术与博物馆。英法可通。热爱旅行。微博:@法國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