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

叙利亚难民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 | 微思客

640-8.jpeg

(图片来源:Bernard Weil/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在加拿大,叙利亚难民作为新来者,被迫要克服语言和求职障碍,这并非易事。但事实证明,加拿大民众对于数以万计新来者的忧虑其实是杞人忧天。

——皮特·绍恩·泰勒 2019年5月21日

原文作者 | Peter Shawn Taylor
翻译 | luyo  木子李  芦静  璇玥校对 |  萌 刘智旅@微思客川斯雷特

作者

Peter Shawn Taylor

难民的生活有很多问题——危险、疲倦、悲惨、乏味、心烦、成本高昂,需要不断克服各种未知的挑战,生活总是嘈杂的。比如此刻,吉哈德(Jehad)和巴拉·巴德尔(Baraa Badr)那套位于安大略省基奇纳市的公寓里就传出了阵阵呱噪之音,而这多是婴儿的哭闹声。他们的大儿子胡萨姆(Hussam)和孙子载因(Zain)来看望他们,并正在和邻居的孩子一起玩。与此同时,不仅小儿子亚当(Adam)不停喧哗,各种各样电子设备也为这份喧闹出了一份力:提示祈祷时间的声音,朋友和家人的短信和电话声等等。然而,不受这份喧闹所影响的,是吉哈德对加拿大生活热情洋溢的描述和憧憬;是他对家人迄今为止所获帮助充满的感激;也是他对未来的许多计划。“我喜欢待在这里,我爱我的朋友,我爱加拿大”。他充满激情、声音洪亮而有力,他的肢体语言显然弥补了语言的障碍:“加拿大平等,政府也好,不像叙利亚政府,没有任何帮助。”

SYRIAN-REFUGEES-CANADA-02-2-810x608-1556744636.jpg

(图片取自Macleans Magazine,由Chris Donovan拍摄)

加拿大2015年联邦大选之后,大批叙利亚难民涌入加拿大,吉哈德一家也是其中一员。2012年,他们离开了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并在埃及和土耳其度过了三年,2016年春天,吉哈德、巴拉还有他们当时9岁的儿子亚当抵达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西南部。胡萨姆和他的家庭在之后一个月抵达,而吉哈德的另外两个儿子最终却无法到达。在埃及漫长的等待使得两个儿子心烦意乱、焦躁不安,于是,他们付费偷渡,穿过地中海到意大利,然后转道前往奥地利,并如今在奥地利永久居住。

与家人天各一方,仅仅是巴德尔一家弃家离乡后,所面临的重重考验中的一道坎儿而已。与其他自2015年后抵达加拿大的五万多名叙利亚难民一样,要想融入加拿大社会,就需要面对新家园的许多文化差异和义务。 但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要掌握一门新语言并找到工作。“我需要一份工作。”59岁的吉哈德说道,虽然语言结结巴巴,但很坚定,“我需要英语,但是工作、上学,都是问题。”吉哈德的这个问题,是一个涉及个人和政治的双重层面的问题。

640-7.jpeg(图片来源:路透社)年幼的叙利亚难民艾伦·库尔迪(Alan Kurdi)的尸体被冲到了土耳其海滩上的那张照片,深深扎进了我们的集体意识,迫使我们作出一个回答。因此,如果2015年的联邦选举有一个明确主题的话,那就是国家应如何回应叙利亚难民危机。
对人道主义的紧急状况需作出政治回应,这随即改变了联邦竞选的进程。总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表示,他的政府将总计接收一万名叙利亚难民,并且声称收留任何更多的叙利亚难民就会带来安全风险,同时,他们也将维持加拿大在中东的军事力量,以此遏制进一步的危机。自由党领袖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会在该年年底收留两万五千名难民,并誓言要撤回CF18中队(加拿大皇家空军)。新民主党领袖唐民凯(Thomas Mulcair)表示,将在未来几年内收留四万六千人(人数上超过了两位竞争对手),并希望终止加拿大的军事投入。

640-6.jpeg

(图片来源:路透社)

最终,加拿大选民显然认为特鲁多提出的收留两万五千名难民最有说服力。虽然他在最初的截止日期前未能兑现承诺,但他收留两万五千名难民的目标还是在2016年年中实现了。但打那之后,难民流入速度虽已经放缓,但远未停止。最新的统计显示,自2015大选之后,入境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人数为五万八千六百五十人,甚至超过了唐民凯提出的最高人数。为此,加拿大广受世人称赞。 “感谢上帝赐予了我们加拿大!”这是今年《纽约时报》上的一则新闻标题,文中同时哀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只收留了一万两千名叙利亚难民。但是,一码毕竟归一码。吸引大量难民获得广泛的国际赞誉是一回事;而为了他们自身的幸福和福祉,将其融入社会,并防范一切紧急的政治或社会问题,又是另一回事。

随着世界各地的本土主义情绪不断上升,同时,非法难民问题也将在即将举行的联邦选举中成为一个新的热点政治问题,似乎有必要对2015/16届政府的发展进展做一调查。那么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过的怎么样呢?

最近,加拿大统计局正密切关注2016年5月10日抵达的第一批两万五千名叙利亚难民。就业是衡量难民融入加拿大社会最重要的指标。但调查结果似乎令人失望。根据人口普查数据,只有24%的成年男性叙利亚难民工作。政府资助的男性难民(相对于慈善机构,教会或其他私人组织资助的难民),就业率仅为5%。这些数字远低于39%的其他国家男性难民就业均值。叙利亚女性难民与其他国家难民之间的就业差距同样很大:8%17%。如此低的就业率主要归因于叙利亚难民群体的人口统计特征和收留时机。为应对人道主义危机,加拿大调整了收留标准,以收留更多有子女的年轻家庭并减少收留工作适龄男性,同时也降低了语言技能和受教育程度标准。超过一半的叙利亚难民不会任何官方语言(英语或法语),而来自其他国家的难民只有28%不会官方语言。而在成年人中,甚至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拥有高中文凭。(吉哈德和巴拉·巴德尔都未从高中毕业。)

对于巴尔西利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贝斯玛·莫曼尼(Bessma Momani)来说,鉴于他们的背景,叙利亚难民在寻找工作方面表现相对较差,这完全可以理解。 “加拿大在针对最弱势群体方面做得很好,”她说:“这个群体包括拥有有限技术的人群、大多数未受过教育的人群和一些有伤病的人群。”她说,比起就业移民,人道主义移民需要花更长时间才能在新国家立足。此外,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进行人口普查时,许多叙利亚难民只在加拿大居住了几个星期或几个月。任何人都很难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工作并学会一门新语言。2015年大选期间,因大量难民的涌入或对安全风险和国家容纳能力造成影响,人民政治担忧因此增加。莫曼尼指出,时间已经证明,这种想法是杞人忧天。“加拿大是具备强大容纳力的大国,”她说。“收留一万人还是两万五千人,这种争论其实只是一种武断区分(arbitrary distinction) ,我们现在实际已经接收了五万多人。”她同时强调,选民已经证明,民众非常支持向叙利亚难民提供援助。“我认为许多加拿大政客会对此感到惊讶,”她补充道。

叙利亚人聚居区可能不再是加拿大的主要政治话题,但难民仍然是选举中的关键议题,只不过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难民抱有疑虑态度。近年来,已有超过四万名非法难民通过未经许可的过境点(主要在魁北克省)涌入加拿大。在联邦保守党年复一年的施压之下,特鲁多政府(自由党)现今对这些寻求庇护者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例如,2019年的联邦预算法案建议取消难民全面听证的权利;并增拨边境管制资金,以“侦查和拦截非法越过加拿大边境的人”。这些非法越境者主要来自非洲和加勒比地区,而非中东地区。最近另一项政策变动也预示了对难民态度的转变,2019年出台的安大略省预算法案取消了所有针对难民和移民计划的法律援助资金。长期以来,加拿大对难民采取的大多是慷慨政策,加拿大统计局(StatsCan)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此政策的结果是,1980年至2009年间进入加拿大的八十三万难民中,其就业和收入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善缓慢,但难民内部也有一些显著区别。私人资助的难民比联邦政府资助的难民生活得更好,但这种差异大约十年后就会消失。

然而,存在着一个永恒的迷题,即文化在融合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加拿大统计局指出,当人们在加拿大居住15年后,某些特定国家(南斯拉夫、波兰、哥伦比亚、越南、柬埔寨、老挝和萨尔瓦多)的难民收入与那些接受了严格经济标准考核的移民收入基本一致。但是,即便考虑了教育、语言技能和年龄等因素,来自其他一些国家(伊拉克、索马里、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国)的难民似乎表现要更差。加拿大统计局承认,目前并没有确切答案能解释这种差异持续存在的原因。

现在判断叙利亚难民属于哪一类可能还为时过早,但早期数据显示,2015年末抵达的难民比迟几个月来的更有可能找到工作,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他们更快地融入社会。“我认为,这些叙利亚难民将创造出大量的小规模企业。”莫曼尼说。她还特别提到,国内的烤肉店似乎正在大幅增长。“我怀疑在下一次人口普查中,[受雇叙利亚难民]人数将大幅提高,因为已经有很多早期的成功案例说明了这一点。“当然,语言仍然是就业市场中获得早期成功的最大障碍。对加拿大的新移民来说,这通常需要作出一些艰难的选择。

抵达安大略省西南部后不久,吉哈德报名参加了一所英语语言学校,学校位于滑铁卢第一联合教堂的地下室中,该学校资助了吉哈德一家的难民申请。吉哈德在叙利亚拥有一家汽车内饰修理店,他说:“前六个月,我去了英语学校。但我需要工作,我要租房,需要钱。”不断增多的账单以及强烈的独立愿望最终迫使他选择了退学,而去为当地一家露天家具制造商打工。他笑称:“我希望回到学校,也许当我老了(就有机会了吧)。”有时吉哈德会重复回答一遍问题,他先用阿拉伯语对儿子胡萨姆说一遍,儿子是他的语言老师,然后再用英语说一遍。相较而言,49岁的巴拉一直坚持语言训练,现在已经快学有所成:“当我完成学业后,也许我会学更多的东西或者找一份工作。”由于选择了工作而没有继续学习,吉哈德在过去两年已经经历了两次裁员,这是由于露天家具业的季节性决定的。教会每月3000美元的津贴早已花光,现在吉哈德大半的收入要用来支付租金,但吉哈德决心以自己的方式支付。加拿大联邦政府支付了吉哈德一家从土耳其到加拿大的费用,但吉哈德没有选择以每月9美元这样低利率的偿还方式。“我每月还政府200美元,两清!” 吉哈德自豪地搓搓手。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他还一直兼职从事小型室内装潢工作。为了节省开支,他发现了Kijiji(加拿大著名分类信息网,类似中国的“闲鱼”)的好处。“六把椅子加上桌子,只要二十五美元!“他一边难以置信地惊叹,一边示意看他那间小而温馨的公寓以及他家的“新”餐厅。

SYRIAN-REFUGEES-CANADA-01-810x608-1556744565.jpg

(图片取自Macleans Magazine,由Chris Donovan拍摄)
独立、自豪、勤奋和节俭,在很多方面,吉哈德看起来已经同很多加拿大人没什么分别。吉哈德令人印象深刻的职业道德和合群天性,让人感到叙利亚难民的大量涌入也许不会再成为加拿大联邦选举话题。吉哈德一家决心要融入加拿大社会。(他们很快就会申请加拿大公民身份。)吉哈德甚至说,他已经爱上了加国的冬天:“在叙利亚,当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开车50公里才能看到冰雪。大家都很兴奋。在这里……”吉哈德没有说下去,似乎想找个合适的词语,说明加拿大人见到冰雪其实没有那么兴奋。但你能感觉到吉哈德最终会找到的,毕竟只要每个人慢慢适应,逐渐就成为了一个新家。

这篇文章出自2019年6月的杂志《麦考林》(Maclean),原标题为《许多“加拿大人”》(“Plenty Canadian”)。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赞赏所得均用于微思客团队日常运营。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in the June 2019 issue of Maclean’s magazine with the headline, “Plenty Canadian.” Subscribe to the monthly print magazine here.

12-2.jpg

廣告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原文作者 | Wendy Pullan
翻译 | 刘智旅、Sylvia、窦豆豆、张力子
校对 |  芦静、刘智旅、萌
@微思客川斯雷特

繼續閱讀「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如何评价韩国总统文在寅两年的政绩?| 微思客

编者按:在前任朴槿惠因丑闻下台后,2017年5月,文在寅以41.08%的得票率当选韩国第19任总统。在文在寅总统就职两周年之际,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获得Diplomat杂志授权,翻译Shannon Tiezzi对旅韩学者Darcie Draudt针对文在寅两年总统表现的采访,以飨读者。

作者:Shannon Tiezzi, Diplomat杂志主编
翻译:芙求,Lee,刘怡,王冰@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
校对:芙求,刘智旅,元嘉草草

繼續閱讀「如何评价韩国总统文在寅两年的政绩?| 微思客」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引言:在完成埃里克·霍布斯鲍姆 (Eric Hobsbawm) 的“19世纪三部曲”之后,微思客读书会于第七期转入了文化史领域的阅读:《上瘾五百年》、《贸易打造的世界:1400年至今的社会、文化与世界经济》、以及世界史学者罗伯特·芬雷 (Robert Finlay) 厚重的《青花瓷的故事》。当我们还在罗伯特.芬雷(Robert Finlay)为我们创建的青花瓷世界里流连忘返时,微思客读书会将于第十期继续在文化史领域深耕。读完“瓷”这一凝练的主题,这期的是什么?茶如人生,淡中有味,虚怀若谷,不同的人品出人生的清和涩。在21世纪这躁动的年代,抛开浮华躁动之心,伴随着书香茶韵进入由美国汉学家Victor H. Mair(梅维恒)和瑞典考古专业记者Erling Hoh(郝也麟)联合著作的《茶的真实历史》,让我们与茶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繼續閱讀「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网上流传疑似刘强东性侵犯案的视频,看看律师跟法律学者怎么说?| 微思客

编者按:网上流传了两段疑似是刘强东性侵犯案的视频,网络上议论纷纷。微思客特别综合了几位律师以及法律学者的意见,也加入了一些分析,供读者参考。


疑点: 网上流传的视频可信吗?

在视频流出之后,微博名为“JTN陈曦律师”的用户转发了视频之后表示:“本人为刘强东先生的代理律师,经当事人确认,该视频内容属实。”

640.jpeg

对此,有律师以及法律学者对于网传视频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微博用户“赵丹赵丹喵” (耶鲁大学JD,就职于纽约某律所) 针对视频的真实性,作出以下推测:

一个完全符合逻辑的猜想:这位律师只是说“该视频内容属实”。有可能内容的确属实,就是特意安排录制的,视频内容本身并没有说这个女生是明州诉讼案中的当事人。这份视频也没有提交到美国法庭,无需承担做伪证的责任。

一名在美国读法律社会学的学者也对此提出了三个疑问:

1. 陈曦律师没有美国法律教育,也没有美国律师执照,和普通人一样没有资格就本案做任何与法律相关的建议和认证;

2. 证据真伪怎么能由自己代理律师来确认?起码得是无利益冲突第三方,或者更好由原告律师确认吧?

3. 微博字数有限,可能无法提现陈律师的提问技巧。如果她问:东哥这里面是不是你?刘答:是的。那她就足够发出"经本人确认,内容属实"几个字了,但她有没有问:这是不是去年9月初商务晚餐结束后您送刘女士回家在她住的那个公寓楼的监控拍下的未剪辑未处理视频?好奇刘强东如何回答。


疑点: 现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是否“打脸”之前的民事诉讼起诉书?

万淼焱律师认为,根据现有材料,可以理出基本的无争议事实:

1. 女生出席的晚餐会,是京东组织而且京东掏钱的;

2.在豪华车内,刘强东对(与)女生有超出正常范围的举动,京东员工在场;

3.刘强东与女生发生性关系,美国警方到公寓时,刘强东下身赤裸。女生对警察陈述“他强奸了我”,但是又没有激烈要求立即拘捕刘强东;

4.在明大校方鼓励下,女生再次报警,警方拘捕了刘强东。

所以,在基本事实无争议的前提下,构成法律上的强奸罪,确实有证据问题。但是,怎么能够证明女生是仙人跳呢?用什么来证明?

第一次报警是男同学Tao报的,除非刘强东方有女生与Tao的预先合谋证据,或者Tao自己承认与女生有合谋。第二次报警是明大校方鼓励下进行的,女生被校方做工作、发信息,一直都在校方陪同下,所谓的谈赔偿电话明显可以理解为帮助警方的稳住嫌疑人。而且倘若女生索要了赔偿,那么刘强东方至少会对公众披露女生索要的金额。

所以,微博账号“明州事记”称女生仙人跳,实在不知女生敲诈勒索仙人跳有什么依据,相反倒有故意毁损女生名誉之嫌。

对于网上流传的两个视频,微思客编辑元嘉草草整理了与两段视频对应的起诉书内容,供读者自行判断。

640-2.jpeg

(视频称,“两人并非*始终*坐在一起”。)

起诉书关于此段的描写,并未提到两人“始终”坐在一起:

23. 原告一进入Origami餐厅,姚其湧即指引她就坐于紧邻被告刘强东左侧的座位。此安排出于被告刘强东之前对姚其湧的授意。当时为21岁的原告,是所就座餐桌上唯一的女士,餐桌上另有至少十五位中年男士高管共同就餐。Tao则被指示就座于单独的餐桌,仅与薇薇安·杨, 艾丽斯·张和姚其湧的助理同席。

640-3.jpeg

(视频显示了一段两人/三人进公寓前的情景。)

起诉书对于此段的描写:

33. 当他们到达原告的公寓大楼后,原告、被告刘强东和艾丽斯·张下了车。原告认为自己只是被送到房门口、希望保持礼貌和尊重、不想局势恶化的情况下,原告和被告刘强东以及艾丽斯·张一同进了大楼。被告刘强东用中文指示艾丽斯·张不要跟着。

640-4.jpeg

(网友称,女生并没有明显抵抗。)

起诉书里提到当事人明显抵抗的描写是在进到公寓房间之后

34. 原告终于回到了公寓。与原告期待的不同,被告刘强东并未冷静离开公寓、回到他的车上,而是脱掉了所有衣服,裸体躺在她的床上。原告请求被告刘强东穿上衣服离开她的公寓。但被告刘强东对地原告暗示道:“你可以成为和邓文迪一样的女人”。

35. 被告刘强东继续在公寓内追赶原告,并且变得越来越具有性侵略性。他强行脱下原告数件衣服。在被告刘强东的行为愈演愈烈的过程中,原告一直在反对、抵抗,从未表达过同意。

 

编辑:元嘉草草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微思客获万淼焱律师、赵丹赵丹喵授权使用其观点,未经授权,不许转载。

12.jpg

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

元嘉草草案:Blue的这篇文章,看似是在质疑know yourself公众号的“初心”是否还在,实质是对所有临床心理学工作者的一个沉重拷问。

ky对于公共性议题有意无意的回避,不仅仅是时代下的缩影(ky从崛起到快速扩张,恰恰是中国互联网言论自由从宽松到收紧的几年),也在某种程度反映了临床心理学对于个体背后更宏观的社会背景以及公共性因素的不重视。广州女权运动者黄叶韵子在一次女权主义沙龙中谈到,当她因为抑郁症寻求心理咨询师帮助的时候,她当时的心理咨询师对于她作为女性遭遇到的歧视归因为个人的原因,并没有看到社会性对于女性的歧视以及她可能遭受的文化性创伤。这一点让她非常失望。

另外一个例子,是近期考研学生焦越在网上质疑清华大学在研究生入学时涉嫌性别歧视。一个心理学博主对此事的评价是,大学因为怕学生出事需要负责,会在面试时候淘汰掉那些疑似“有心理问题”的学生,他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国情,而且“90%喊歧视的人,内部问题才是ta们人生不顺心的绝对主要影响因素”。他的观点被众多心理学博主认可且附和。且不说仅仅依靠面试时候10几分钟的交谈就判定一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是否科学,这样的操作是否涉嫌对于心理健康歧视也值得深究。

当一些心理咨询师把个体的遭遇仅仅归因于个人,而看不到个体背后社会结构性的影响,这其实是非常片面的。Blue也在文章里质疑,ky创始人钱庄在演讲中对于“虚无”的表述太过于岁月静好(“只要世界上有一个深深懂得你的人,或者是一个帮助你了解你的人存在,和ta在一起是,就真的觉得世界是不重要的。”),而忽视了更宏观的公共性。对此我深以为然。如果说,心理学是帮助人们认识自己,know oneself, 那么思考“我是谁”这样的命题的时候,不应该只局限于个人层面,满足于在自我构建的小圈子里面岁月静好,更应该站到更宏观的角度,从公共性角度、哲学角度思考,我与他人的关系,我与社会的关系,我与人类这个共同体之间的关系。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人也是从近20年开始才逐渐重视的心理健康,即便现在也依然很多人对于心理健康问题讳疾忌医。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连达到个体层面的岁月静好都很难,更不用说从公共性角度思考人生。但这种把“个体心理健康”跟“社会性”割裂的观点,恰恰就是Blue一文所批判的。一些个体层面的创伤很有可能是历史、社会、国家政策、文化等等交互作用下的结果。缺少了宏观角度的know yourself只可能是虚假的、有限的“懂我”。

繼續閱讀「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