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成为自己”在这些同志电影中展现着孤立无援的个人在面对强大的“他者”时所遭遇的失败、迷惘和痛苦。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似乎无时无刻地会听到人们对于“成为自己”的鼓励和赞许,但每当这样的情况遇上像同志这些性少数族群的时候,其中的意义也便悄无声息地改变着,而最终变成主流意识形态所赞许的行为规范、生活和生命等一系列与之有关的工具。在这些同志电影中,“成为自己”所遭遇着巨大的自我和外界压力,而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的内在又必然与外在的历史文化和传统,社会环境等一系列因素存在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当外界的制约与规训开始内化的时候,“成为自己”就变成了“成为他们希望(和强制)你所成为的自己”。在这里,“自己”被巧妙地偷换,而成为符合规矩和正常的产物,其中不存在异常和出格。于是,我们成为巨大权力机器上的另一枚螺丝钉,而彻底失去个性和自我。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这些年断断续续地看了些西方的同志电影(或剧集),无论是主流“大片”还是独立文艺片都有所涉及,并始终予以关注。草成此文是为了梳理和讨论这些年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中——同志电影里的某一特定类型,即关于出柜(coming out)自我认同。同志电影中的这一类型可以说是最本质的存在,甚至是之后一切与此相关的同志电影的源头;而在某种隐喻的层面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关于出柜和自我认同的这部分同志电影就是整个同志群体开始在电影这一艺术类型中的“出柜”和表达自己的第一步。就好像我们常会把“石墙运动”看作是同志群体的“出柜”一样。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专制”之外的习俗之用 | 微思客

李海默| 微思客撰稿人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图源:百度百科

在去年完成的一篇论文中,笔者曾提出,穆勒对民主特性的分析认为,比多数人的暴政更为严重的是民主还将会带来社会“习俗的专制”(the despotism of custom),从而导致人类的“集体的平庸”(collective mediocrity),穆勒因此把个人自律部分地定义为对“习俗专制”的抵制。如果说“多数人的暴政”是个显性(或者说刚性)的威胁,那“习俗专制”就有点像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它可能会形成一个罗网,一个圈套,引诱我们坠入,等着我们心悦诚服地自动缴械投降。但与此同时,“习俗”一词在“专制”以外其他的自身内涵向度(embedded dimension)里,最为重要的特性是:一个社会共同体内部交往所使用的风俗和习惯是普遍自由和个体自由一体化得以实现的社会媒介,从这个意义上看,自律和文化不是完全敌对的,因为自律本身要求文化基础。这提醒我们,在借鉴穆勒“习俗专制”理念的同时第一步要先着手清理中国文化中人文与理性的关键基石,去求得我们抵制“习俗专制”的自身文化基础,事实上,这也是重接那种比较纯正的“五四”传统(已发表于《中国的立场:现代化与社会主义》(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年会文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Continue reading ““专制”之外的习俗之用 | 微思客”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海报,图片来源网络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在主角琼(奥夫弗雷德,Offred)和其主人弗雷德(Fred)的一段对话中,当后者表示如今的基列国(Gilead)统治者所建构的国家现状比之前的政权好出许多的时候,琼显露出明显的质疑和反对。弗雷德紧接着反驳琼的这一态度,指出:“更多”(better)从来不意味着对所有人都好,对一些人而言总是意味着“更糟”。在这里弗雷德所揭露的难道不正是基列国统治者所建构的意识形态本身的最大优点吗?(当然,对普通人、使女Handmaid和玛莎Martha阶层而言,这就是最大的缺陷。)基列国统治者本身所推翻的就是美国之前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弗雷德曾在电影院中和妻子说,他们将有三次独立的进攻,分别是国会、白宫和法院,所以他们主要摧毁的就是由美国国父所设计的这一套民主法治制度,建立起一个按照《圣经》(当然事实并非如此)中指示的原教旨主义政权。 Continue reading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微思客

李海默 | 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图片来源:https://goo.gl/gqWmjT

美国史家麦卡洛 (David McCullough)已经年过八旬, 曾经两度获得普利策奖,并获得过美国总统自由勋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是一位在美国享有声誉的作者。此书《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The American Spirit: Who We are and What We stand for?)为过去多年(1989-2016)麦氏在美国各地进行各种讲演的文稿之合集,在2017年由Simon & Schuster出版社出版。严格来说,麦卡洛并不算历史学家,而是知名的传记文学作者。他所寫关于的杜鲁门总统和亚当斯(John Adams)的传记都可称享有广泛好评。 Continue reading “《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微思客”

访谈, 微思客版块

给现实主义文学以出路——专访“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微思客访谈

编者按


美国洛杉矶时间2017年9月12日,由“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美国蒙大拿中国艺术中心等机构参与举办的“全球路遥读书会”座谈会,在美国加州尔湾市召开。

座谈会合影(照片由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提供)

这次座谈会,标志着“路遥文学奖”吹响了向海外进军的号角。“路遥文学奖”自创立伊始就备受争议,而在今年,第三届获奖作品《软埋》又引来了极左派的围攻。

在2015年2月11日,在第一届“路遥文学奖”颁奖前夕,微思客总编冉夷侨专访了“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先生,今天我们将该访谈全文再次推送,以飨读者。

如今,两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高玉涛先生将于2017年9月下旬前往加拿大蒙特利尔,届时将再度接受微思客总编冉夷侨的专访。如果您对“路遥文学奖”有任何问题,希望向高玉涛先生提出,欢迎您在文章尾部留言,或向我们发送邮件

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Continue reading “给现实主义文学以出路——专访“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微思客访谈”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这本书把北宋晚期的党争说得很明白了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八期”编者按


从元祐到绍圣时期激化的党争,朝野之上受害最大的并非某一党人,而是士大夫群体中的温和派。他们并不依附于某一具体派别,各自有各自的异同,但共同点是强调政治改革需要温和渐进,但这一派力量在激化的党争中生存空间日益恶化,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他们甚至不得不被迫站队,或者被政敌安插一个党派的名号,不是党人,却也被卷入党争。于是,北宋晚期的政治秩序日益动荡,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反而进一步动摇了北宋的政治秩序。而这个历史教训,今人思之,当有所警惕。

《北宋晚期的政治体制与政治文化》书评

文 | 宗城

Continue reading “这本书把北宋晚期的党争说得很明白了 | 微思客”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双元革命时期英格兰地区的农业制度转型如何发生?乡村社会的变迁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霍布斯鲍姆看来,这场土地变革是“一个融化冰帽的过程”,而阻碍这一进程的主要有两大力量:封建土地领主和封建小农,这两大障碍被克服的过程即是英国农业革命实现的过程。本文是《革命的年代》系列读书报告的最后一篇,让我们跟随作者一起,聚焦英国农业史。
容天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1789-1848》一书中力求综观整个欧洲乃至与之紧密联系的外部世界在双元革命时期的历史变迁轨迹。为使读者能够一窥此时期欧洲变迁的堂奥,作者囊括了双元革命时期的大多数议题,如: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圈地运动、反《谷物法》联盟、工业革命、劳动贫民、无产阶级革命……
Continue reading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Michael Sherman:如果没有上帝,谋杀是错的吗?|微思客

作者:Michael Sherman(迈克·谢莫)“怀疑论者学会”(Skeptic Society)的创始人以及《怀疑论者杂志》(The Skeptic)的发行人兼主编

译者:王老香留美二十多年的华人,统计专业,微思客的忠实读者


普拉格大学网站是一个流行网站,保守的电台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丹尼斯·普拉格最近在上面发布了一个视频: “如果没有上帝,谋杀就不是错的。” 近两百万人听了他的论证: 没有神,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我认识丹尼斯多年,在他的节目做过嘉宾多次。他很聪明,在许多问题上我们看法一致, 但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他是错的。

普拉格的看法是,没有上帝就没有客观的道德,实际上很多人支持这个看法。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原因有四个: Continue reading “Michael Sherman:如果没有上帝,谋杀是错的吗?|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14435787850

图片为台湾节目主持人:蔡康永
编者按


作者过去十年里曾为北京地区大量的LGBT机构做过公益服务,并且以豆瓣、微信为平台和上万名各个社会阶层男同志有过长期交流。本文是基于其对“同性恋在中国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作出的两篇回答,经编辑整合而成。
青石路 | 微思客撰稿人


 

今天中国(大陆地区)男同的生活区域比异性恋者更多集中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越是城市,越是人口多的城市同性恋者人口比例越大,这几乎是全世界普遍规律。因为城市越大,可交往和挑选的同类越多,另外人海茫茫,也更容易保持隐私;而且大城市相比小地方往往社会环境上给漂泊者提供更多的方便和宽容友好;加之,中国相当多的同志成年后不愿意和原生家庭住在同一个地方,为了躲避家庭压力。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诺兰的《敦刻尔克》为何伤了法国人的心?|微思客

杜卿,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博士生


冷寂的法国小镇。德军的传单不断落下,仿佛在祭奠一场空无。几位士兵缓缓行进,四顾无人,他们翻找吃剩的食物,就着街头的水管饮水。正当其中一位把手伸向窗台上的一根烟头时,枪声骤响。他起身奔跑,身边的同伴们一个个倒下,他翻过一道篱墙,看到了法国士兵的街垒。

“英国人!”他喊道。

他通过了街垒,向海边走去,耳边飘过一句低语:“一路顺风,英国人”。

诺兰的第10部长片《敦刻尔克》以此开篇,几乎不交代背景,以直接浸入的方式,把观众带回到了1940年的惨烈战事。

Continue reading “诺兰的《敦刻尔克》为何伤了法国人的心?|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敦刻尔克》:爱国主义的另一张面孔|微思客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UCL)政治学博士候选人


地图和数字中的敦刻尔克

法国北部的海边小城敦刻尔克,因为二战中一次胜利的逃亡闻名世界。敦刻尔克大撤退和它作为一次战争转折点的意义,几乎成为了一个历史常识,一个人即使对历史一无所知,恐怕也不会对这个地名感到陌生。

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后,英国派出远征军前往欧洲大陆帮助法国进行防御。德军猛烈攻势下,欧洲小国无力甚至也无意抵抗。英法本以为保卫战会沿准备充分的马奇诺防线展开,但是德军却从植被茂密的阿登森林进入法国,绕到盟军身后。而盟军的面前,则只有更多的德军。敦刻尔克,成为了此时唯一的退路,但这唯一的退路,却更像是一条死路。此时,距离德国入侵波兰,仅仅过去9个月。

Continue reading “《敦刻尔克》:爱国主义的另一张面孔|微思客”

开学季, 微思客版块

王涌:写给十八岁的法学少年卡尔|微思客*开学季

王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亲爱的卡尔:

见信如唔,虽然我们在时空中不可能相见。

我已年近五十,而你才十八岁,十分羡慕。当然,我们是同一个灵魂,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是五十岁的你,你是十八岁的我。

收到此信,你一定很惊讶。我先说说此信的缘由吧。

我的朋友桑磊君嘱我写一篇《法学第一课》,给秋天即将进入法学殿堂的新生,我很犹豫。

恍恍乎,我在讲台上已絮叨近二十年了,好为人师的话说了一箩筐,仅“致新生”之类的文章也有若干篇,实在不愿再作一篇味如嚼蜡的入学指南。

但有些时刻,我想象自己,如果重回十八岁,我将如何度过大学。

Continue reading “王涌:写给十八岁的法学少年卡尔|微思客*开学季”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

中篇里,周濂老师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探讨了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下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之前的于欢案件,也谈到了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区别,以及对于中国实现正义的可能。

最后,周濂老师跟我们分享了他和女儿布谷之间的一段“哲学对话”。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开学季, 微思客版块

於兴中:怎样读书?|微思客*开学季

编者按


原文为於兴中教授2008年5月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比较法与法社会学系列讲座”上的演讲内容,由北京大学法学院2007级硕士研究生李伟、汪多加从录音整理为文字。微思客在此开学季推送,以飨读者。

於兴中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Anthony W. and Lulu C. Wang中国法讲座教授,兰州大学文学学士,哈佛大学法学硕士、博士,研究方向为社会理论、法哲学、中国法律及历史


於兴中,图片来源网络

Continue reading “於兴中:怎样读书?|微思客*开学季”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一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在这一篇里,周濂老师会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会探讨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会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微思客版块

大学教育的目的|微思客*开学季

编者按: 

值此“开学季”,我们选择一系列有关“大学”、“学科”与“如何学习”的文章,希望给同学们提供一些思考的机会。今天,我们推送《大学教育的目的》。

“教育的目的”演讲是芝加哥大学的传统。在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请一位教授为本科新生作专题演讲,为的是引导他们进入芝加哥大学独特的教育传统。一般最有声望的教授才有担任演讲者的资格。

本文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Andrew Abbott教授2002年的演讲。衷心感谢田晓丽老师的翻译。

 

Continue reading “大学教育的目的|微思客*开学季”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底,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采访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公共讨论,谈到他对于欢案的看法等等。为方便读者阅读,此次采访内容分成上、中、下三篇推送。

文后还会公布获得赠书的两位读者名单。请获奖读者火速联系小编,领取赠书。

Q:周老师我们从公共参与谈起吧!您觉得知识分子跟学者应该怎么样真正的了解公共议题?他们如何才能真正地参与到公共议题里面去?

周濂:过去这些年,政治与公共生活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自媒体发展迅猛,另一方面舆论审查和监控也日益严苛,社会整体的观念水位似乎有所提高,但人们的是非对错观念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的混乱,对于通过理性对话、凝聚共识这件事,大家已经失去了耐心和热情。当代中国的公共政治文化生态正在迅速地变成流沙状态,称之为“流沙中国”并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逻各斯, 微思客版块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编者按


《纽约时报》在评价电影《战狼2》时这样说,它“点燃中国人鹰派爱国主义激情”。我们往往提到“爱国”、“爱国主义”这类的词汇,也往往在公共讨论中,做出“爱国”与“卖国”的评价。不过,似乎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地思考,爱国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对于一个国家的忠诚的理由是什么?今天,微思客逻各斯版块,聚焦“爱国”。

李敏刚|匈牙利中欧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候选人,研究政治理论、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对国家的忠诚(loyalty),是政治生活难以绕过的情感。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确保一个社群的政治稳定的必要元素。政府总不能每次都用枪杆子顶着人民的头来要求他们服从法律和政令。就是在民主国家,少数为什么要服从多数,为什么要接受一个自己不同意的政策决定?为什么不暴动或移民?政治的良好运作,有赖公民对国家的自发服从,甚至牺牲。构成这些牺牲和服从的动机(motivation)是什么?似乎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所属的政治共同体的忠诚。至少,在理想情况下,公民的服从和牺牲都应该是甘心的,而不是出于自利或敢怒不敢言。 Continue reading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市场”的概念何时出现?它作为制度有着怎样的发展历史?“自律性市场”的观念是如何出现的?如果你对以上几个问题感兴趣,请跟随本文作者的笔触一起,去《革命的年代》一书中寻找答案。

麻袋酱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卡尔· 波兰尼认为:“自律性市场”的观点是在19世纪的时候出现。所以借助霍布斯鲍姆的这本《革命的年代》可以尝试着去认识“市场”这个制度的历史,市场制度产生于英国(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及金本位制都是英国发明的)。

《革命的年代》这本书从1789年开始说起,先简短地回顾了下18世纪的英国历史。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