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斯宾诺莎谈社会、宗教和民主共和|微思客

编者按:


2015 年12月6日, 阿姆斯特丹大学和Crescas犹太教育中心联合举办了关于斯宾诺莎的学术研讨会。会议的主题是, 当年犹太教会对斯宾诺莎的禁令是否应该被解除。

国际知名学者参与了讨论, 500多名与会者到场,其中包括荷兰政府官员, 学者, 犹太教会领袖。Jonathan Israel教授是参与讨论的四个国际知名学者之一。

本文是Jonathan Isreal教授同天早些时候在荷兰的著名政治访谈节目Buitenhof 上的采访 (采访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1TMn5D32iE&t=907s),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忠实读者王老香翻译,由微思客发布。

作者 Jonathan Israel丨从文艺复兴到十八世纪的欧洲和欧洲殖民历史专家,近期研究集中在激进思想(尤其是斯宾诺莎、贝勒、狄德罗和18世纪的法国唯物主义者)对启蒙运动和现代民主理念的影响。

译者 王老香留美二十多年的华人,统计专业,微思客的忠实读者


三百六十年前, 巴魯赫·斯宾诺莎生活在这里,被犹太教会逐出。 他到底说了什么让这里的葡萄牙人犹太社区如此愤怒? Continue reading “斯宾诺莎谈社会、宗教和民主共和|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撰稿人

《蒋公的面子》:既非天使,亦非魔鬼丨微思客

《蒋公的面子》海报(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


一.面子/里子,权力/真理

为什么要给蒋公这个面子?这一问题似乎很傻,但却也不正是这部剧中三位教授兜兜转、拉扯争执了一下午始终围绕的主要问题吗?如果邀请吃饭之人并非蒋介石,三位教授也就大可不必如此,也自然就不会有这出戏了。

Continue reading “《蒋公的面子》:既非天使,亦非魔鬼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村上春树消失了 | 微思客

村上春树,图片来自:豆瓣图片
普通读者“第二十一期”编者按


村上春树在诺奖期间保持沉默,既是由于“无话可说”,也在于他不想让自己受到更多困扰。一旦他发声,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反馈,都会引发热议,他本就被大众窥探的生活也将被进一步打扰,甚至,在部分好事者的捕风捉影下,还会生出莫须有的揣测。比如:假设村上春树恭喜石黑一雄获奖,好事者就会进一步追问他,甚至套一下他对诺奖的看法,以及:为什么独独恭喜了石黑一雄,不恭喜迪伦?如此这般,村上春树更别想清净了。(本文首发于《中国青年》,完整版发布于微思客)

Continue reading “村上春树消失了 | 微思客”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现代性、资本主义与“进步”的阴翳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霍布斯鲍姆笔下的1789-1914,是一个资本主义狂飙突进的年代,一切似乎都充满朝气、欣欣向荣……然而,这繁茂枝叶下隐藏的却是重重暗影。繁荣与衰败、发达与落后、和平与战争……从来都相伴而生、如影随形,也许就恰如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桑田 | 微思客读书会第五期成员


史家曾有“漫长的十九世纪”之说,通常以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作为其开端,而以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为结尾。这样一个漫长的时段大致具有某种同质性,而且似乎一切新生的事物都保持着强劲的生长态势,横扫着一切的陈旧与怀疑。

Continue reading “现代性、资本主义与“进步”的阴翳 | 微思客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如何波澜不惊又扣人心弦 | 微思客

编者按


阿城(1949- ),男,原名钟阿城。是当代寻根小说的重要代表作家,代表作是小说《棋王》。

刘彪 | 微思客编辑


阿城的小说两个特点,波澜不惊,扣人心弦。

朋友和我说,读阿城的小说,情节关键处,读的脚心发凉,不敢喘息。

Continue reading “如何波澜不惊又扣人心弦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只因是“女性”:关于冯钢的三句话丨微思客

编者按:


浙江大学社会系教授冯钢四年前的一条微博最近火了 (如图)。冯钢的性别歧视言论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也遭到同是社会学系(及其他人文学科)同行的声讨。豆瓣上面更是出现了一个《我们要求浙江大学冯钢教授公开道歉(欢迎加入联署)》的帖子,在帖子里面,几十位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文社科博士带头署名要求冯钢道歉,且联署的名单也在不断增加。然而,这个帖子很快就被删掉了。

在微博的另一边,中国政法大学萧瀚教授(@花椒爱正义328)针对冯钢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表示要警惕霸权,被解读为给冯钢背书,也引起了另一场风波。所幸的是,此次风波并没有被淹没在各方的口水中不了了之,各路神仙都在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事件,引起了一番关于“政治正确”以及“言论自由”的辩论。

此次事件的焦点有两个。其一,冯钢的言论有没有构成性别歧视?其二,冯钢被要求道歉,这到底是过分的政治正确抑或是对于言论自由的侵犯?微思客的这篇文章,旨在回应第一个焦点,为什么作者认为冯钢的言论是对女性的歧视。至于对第二个焦点的回应,详见《浙大冯钢风波:言论自由vs政治正确?| 微思客》。

冯钢教授争议言论(截图自网络)

Continue reading “只因是“女性”:关于冯钢的三句话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浙大冯钢风波:言论自由vs政治正确?| 微思客

编者按:


浙江大学社会系教授冯钢四年前的一条微博最近火了 (如图)。冯钢的性别歧视言论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也遭到同是社会学系(及其他人文学科)同行的声讨。豆瓣上面更是出现了一个《我们要求浙江大学冯钢教授公开道歉(欢迎加入联署)》的帖子,在帖子里面,几十位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文社科博士带头署名要求冯钢道歉,且联署的名单也在不断增加。然而,这个帖子很快就被删掉了。

在微博的另一边,中国政法大学萧瀚教授(@花椒爱正义328)针对冯钢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表示要警惕霸权,被解读为给冯钢背书,也引起了另一场风波。所幸的是,此次风波并没有被淹没在各方的口水中不了了之,各路神仙都在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事件,引起了一番关于“政治正确”以及“言论自由”的辩论。 Continue reading “浙大冯钢风波:言论自由vs政治正确?|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他改写了人类的“全球史”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九期”编者按


历史不是老古董,历史常读常新。如今,我们这一代正身处电子的巨型网络中,网络仿佛新鲜事物,但原来它早已深深影响了人类。阅读《麦克尼尔全球史》,走进这张人类之网,其实,恰恰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我们这个时代。

他改写了人类的“全球史”

文 | 宗城

国家就像台球,它们的行为并不决定于内部构造,而是决定于彼此间的作用力。

——Arnold Wolfers

Continue reading “他改写了人类的“全球史”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不幸”遭遇了婚外情应该怎么办?|微思客

作者按:


最近,一则婚外情的八卦在微博和微信频频刷屏。这一次,出轨的主角不再是明星,而是某科技董事长孙X博士以及某证券首席分析师崔Y女士。在经历了文章、王宝强、薛之谦等明星跌宕起伏的感情风波之后,网络吃瓜群众对于婚外情、出轨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吃瓜之余,我们也应该对手里的这个“瓜”有更多的了解,才能在吃的同时吃出心理学的味道。今天,我们来聊聊婚外情。

元嘉草草、弗洛姆 | 对《爱的艺术》着迷了的微思客编辑


Continue reading ““不幸”遭遇了婚外情应该怎么办?|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韦恩斯坦性丑闻:男权体制与沉默的众星丨微思客

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随着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丑闻持续发酵,越来越多曾经与其合作过或是受其栽培的明星与朋友都开始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作出表态,既是为了立刻撇清自己与韦恩斯坦这一无耻行为可能存在的关系——美国媒体相继爆出,韦恩斯坦利用自己强势的职权来骚扰侵犯女性演员或是电影相关从业者一事,早就已经是好莱坞公开的“秘密”。 Continue reading “韦恩斯坦性丑闻:男权体制与沉默的众星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发现德国:无障碍,让残障人士得自由 | 微思客

编者按:


为什么在德国等发达国家经常看到残障人士呢?带着这个疑问,我们请教了微思客的海外通讯员文雨。文雨现居德国,关注欧洲的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活。

文雨 | 微思客海外通讯员


在德国的大街上不时会见到坐轮椅或用盲杖的人,初到这里的人也许会好奇,这里为什么有那么多残障人士?其实,并非这里的残障人士更多,而是这里的残障人士有更多机会像普通人一样外出并参与公共生活。 Continue reading “发现德国:无障碍,让残障人士得自由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禁书能引发革命吗?——文人政治与法国大革命 | 微思客

邹林志 | 微思客撰稿人


文人为何热衷于政治:一种新的政治文化的形成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分析了法国大革命前,文人对于政治的特殊热情,他们不像英国文人那样参与到政治实践当中,也不像德国文人那样对政治漠不关心。他们热心于政治讨论和抽象理论,但却对具体的政治实践不感兴趣,即“他们都认为,应该用简单而基本的、从理性与自然法中汲取的法则来取代统治当时社会的复杂的传统习惯”。对此,托克维尔给出了他的解释,首先,他认为首要原因是现实社会中荒谬的特权现象严重,使得文人自然而然地利用理性去构建一个人人平等的理想社会;其次,文人缺乏参与实际政治的渠道,加上政治教育重视抽象原则而缺乏现实政治的内容,使得他们缺乏对于现实政治运行方式的理解。 Continue reading “禁书能引发革命吗?——文人政治与法国大革命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菲茨杰拉德的最后十年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二十期”编者按


时间唏嘘,最初,菲茨杰拉德是文坛耀眼的新星,而海明威只是一位默默无闻的记者。如今,当菲茨杰拉德写下这封信时,海明威如日中天,他却已经在凋零的秋叶见证下走在日落大道,一步一步,直到再也无法行进。绿光闪烁,瞭望的人已闭上双眼。

Continue reading “菲茨杰拉德的最后十年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从“虐童案”说开去——儿童托管为何成“脱管”?| 微思客

编者按:


23日,北京市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被爆出虐童。多名家长反映孩子被注射不明液体,喂食白色药丸,甚至被猥亵。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尚未完结,没到一个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又爆出类似事件,实在让人心寒。从托儿所到幼儿园,学龄前儿童的托管频频出问题,除了报警把几个涉案的 “老师/保育员”抓起来,我们还能做什么? Continue reading “从“虐童案”说开去——儿童托管为何成“脱管”?| 微思客”

公告

现代世界史的入门:“年代四部曲”之《帝国的年代》|微思客读书会 ·招募

 引言


微思客读书会四到八期是一个系列,旨在帮助读者朋友们把握西方历史的发展脉络,我们跟随历史学大师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的笔触,感知西方政治、经济、文化的变化发展历程。六月起,我们已经开启了这一“征程”,第四期和第五期读书会的读者朋友们已经对1789-1875年间世界的整体风貌和变化历程有了一定的认知。现在,我们即将推进到“年代四部曲”的第三部分:《帝国的年代》,对历史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加入我们吧。。 

Continue reading “现代世界史的入门:“年代四部曲”之《帝国的年代》|微思客读书会 ·招募”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成为自己”在这些同志电影中展现着孤立无援的个人在面对强大的“他者”时所遭遇的失败、迷惘和痛苦。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似乎无时无刻地会听到人们对于“成为自己”的鼓励和赞许,但每当这样的情况遇上像同志这些性少数族群的时候,其中的意义也便悄无声息地改变着,而最终变成主流意识形态所赞许的行为规范、生活和生命等一系列与之有关的工具。在这些同志电影中,“成为自己”所遭遇着巨大的自我和外界压力,而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的内在又必然与外在的历史文化和传统,社会环境等一系列因素存在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当外界的制约与规训开始内化的时候,“成为自己”就变成了“成为他们希望(和强制)你所成为的自己”。在这里,“自己”被巧妙地偷换,而成为符合规矩和正常的产物,其中不存在异常和出格。于是,我们成为巨大权力机器上的另一枚螺丝钉,而彻底失去个性和自我。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这些年断断续续地看了些西方的同志电影(或剧集),无论是主流“大片”还是独立文艺片都有所涉及,并始终予以关注。草成此文是为了梳理和讨论这些年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中——同志电影里的某一特定类型,即关于出柜(coming out)自我认同。同志电影中的这一类型可以说是最本质的存在,甚至是之后一切与此相关的同志电影的源头;而在某种隐喻的层面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关于出柜和自我认同的这部分同志电影就是整个同志群体开始在电影这一艺术类型中的“出柜”和表达自己的第一步。就好像我们常会把“石墙运动”看作是同志群体的“出柜”一样。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专制”之外的习俗之用 | 微思客

李海默| 微思客撰稿人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图源:百度百科

在去年完成的一篇论文中,笔者曾提出,穆勒对民主特性的分析认为,比多数人的暴政更为严重的是民主还将会带来社会“习俗的专制”(the despotism of custom),从而导致人类的“集体的平庸”(collective mediocrity),穆勒因此把个人自律部分地定义为对“习俗专制”的抵制。如果说“多数人的暴政”是个显性(或者说刚性)的威胁,那“习俗专制”就有点像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它可能会形成一个罗网,一个圈套,引诱我们坠入,等着我们心悦诚服地自动缴械投降。但与此同时,“习俗”一词在“专制”以外其他的自身内涵向度(embedded dimension)里,最为重要的特性是:一个社会共同体内部交往所使用的风俗和习惯是普遍自由和个体自由一体化得以实现的社会媒介,从这个意义上看,自律和文化不是完全敌对的,因为自律本身要求文化基础。这提醒我们,在借鉴穆勒“习俗专制”理念的同时第一步要先着手清理中国文化中人文与理性的关键基石,去求得我们抵制“习俗专制”的自身文化基础,事实上,这也是重接那种比较纯正的“五四”传统(已发表于《中国的立场:现代化与社会主义》(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年会文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Continue reading ““专制”之外的习俗之用 | 微思客”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海报,图片来源网络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在主角琼(奥夫弗雷德,Offred)和其主人弗雷德(Fred)的一段对话中,当后者表示如今的基列国(Gilead)统治者所建构的国家现状比之前的政权好出许多的时候,琼显露出明显的质疑和反对。弗雷德紧接着反驳琼的这一态度,指出:“更多”(better)从来不意味着对所有人都好,对一些人而言总是意味着“更糟”。在这里弗雷德所揭露的难道不正是基列国统治者所建构的意识形态本身的最大优点吗?(当然,对普通人、使女Handmaid和玛莎Martha阶层而言,这就是最大的缺陷。)基列国统治者本身所推翻的就是美国之前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弗雷德曾在电影院中和妻子说,他们将有三次独立的进攻,分别是国会、白宫和法院,所以他们主要摧毁的就是由美国国父所设计的这一套民主法治制度,建立起一个按照《圣经》(当然事实并非如此)中指示的原教旨主义政权。 Continue reading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微思客

李海默 | 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图片来源:https://goo.gl/gqWmjT

美国史家麦卡洛 (David McCullough)已经年过八旬, 曾经两度获得普利策奖,并获得过美国总统自由勋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是一位在美国享有声誉的作者。此书《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The American Spirit: Who We are and What We stand for?)为过去多年(1989-2016)麦氏在美国各地进行各种讲演的文稿之合集,在2017年由Simon & Schuster出版社出版。严格来说,麦卡洛并不算历史学家,而是知名的传记文学作者。他所寫关于的杜鲁门总统和亚当斯(John Adams)的传记都可称享有广泛好评。 Continue reading “《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微思客”